?
中国石油

科技,国际化战略新支点
从中国石油“海外大庆”建设看一流科技创新

 

一流科技领航“一带一路”新征程

截至2015年年底,中国石油海外油气业务已在全球30多个国家管理运作90多个油气项目,海外原油年生产能力超过1亿吨,天然气年生产能力近300亿立方米。如果对比美国《石油情报周刊》(PIW)公布的2015年世界最大50家石油公司的相关指标,中国石油仅海外油气业务一项就足以入选。

一流的公司必有一流的科技。技术创新与管理创新犹如两只强大的翅膀,带领中国石油海外业务在短短20余年时间,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走过了西方石油公司百年才完成的跨越式发展历程。

从“走出去”到“走上去”,海外业务科技实现了由集成创新到特色研发的华丽转身。回望苏丹,中国石油创新发展勘探理论为“一次创业”保驾护航。在联合公司部署的第一轮探井中,合作伙伴确定的两口预探井接连失利,而中国石油专家苏永地代表中方提出的9口预探井口口出油,他因此获得“石油神探”的美誉。中国石油在国际石油公司放弃的地方发现法卢杰巨型大油田,震撼了国际石油界。在苏丹1/2/4项目建成千万吨级大油田,使苏丹由石油进口国变为出口国。2006年以来,中国石油海外科技人员不断深化中西非裂谷盆地和含盐盆地石油地质理论认识,在西方石油公司勘探30年毫无建树的乍得等地区,实现勘探重大突破,特别是发现了10年来中非裂谷系最大规模的宝巴巴油田。媒体有评论说,乍得政府与北京建交,中国石油功不可没。

科技是发展引擎,也是打开国际市场之门的金钥匙。中国石油创新大型碳酸盐岩油田高效开发关键技术,伊拉克哈法亚油田连年增产,二期产能建设项目更成为伊第二轮国际石油合作项目中唯一启动并实现投产的项目。但很少有人知道,当2009年中国石油和道达尔等组成的联合体成功中标时,哈法亚油田基本处于未开发状态,探明程度低,单井产量低。如何提高单井产量和整体优化部署以实现快速规模建产,是项目成败的关键。经过20多个建产方案优化组合、井型井网与地面工程的一体化论证,在最短时间内建成了最高的初始商业产能,实现了项目自身滚动发展。这一技术还在艾哈代布、鲁迈拉等伊拉克大油田建产和上产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赢得了道达尔、BP、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等国际石油公司的赞扬。在哈萨克斯坦阿克纠宾,中国石油发挥整体科研优势,肯基亚克盐下异常高压特低渗碳酸盐岩油藏高效开发技术使发现30年、苏联专家认为无法动用的储量实现了高效开发,肯基亚克油田3年建成200万吨生产能力。中国石油科技人员在与国际同行的同台竞技中,展示了实力,斩获了自信。

为什么“走出去”时间不长的中国石油技术能在国际“赛场”赢得满堂喝彩?这得益于以勘探开发研究院为龙头的“1+12+N”技术支持体系为坚强后盾,强大的科研团队和专家们高超的智慧;得益于技术支持人员通过集成配套创新国内先进适用的勘探开发技术,在海外进行灵活推广应用,为海外业务快速发展提供了坚实的技术支撑。因此,在与各资源国的石油合作中,苏丹能矿部多次组团考察大庆油田高产稳产技术,委内瑞拉石油专家对辽河油田稠油开采技术情有独钟……

科技创新,实力彰显。“十二五”期间,全球油气资源评价技术与平台系统、被动裂谷盆地石油地质理论及勘探技术、前陆盆地斜坡带低幅度构造勘探配套技术、盐下复杂碳酸盐岩气田群高效开发技术、中东大型碳酸盐岩油田开发技术、大型砂岩油藏水驱提高采收率技术、海外超重油和高凝油油藏经济开发技术、海外物探、测井及钻井技术等一系列海外科技成果接踵问世。重大创新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省部级科技奖励36项,225项成果获海外勘探开发公司奖励。到“十二五”末,中国石油地质理论和勘探开发理念与海外实际相结合,形成了海外勘探开发特色技术,集成、完善先进实用的工程配套技术系列,使海外整体勘探开发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海外征程,科技是先锋更是智囊,是驱动更是领航。随着更多的科技创新,中国石油跨越式发展步伐将更加稳健,在助力“一带一路”战略合作中将会演绎更多精彩。

数读新闻

16kj0121

16kj01212

亮点技术

全球油气资源评价技术与平台系统

全球油气资源数据库及信息平台是中国石油首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球油气勘探业务发展战略决策的信息与知识支撑平台。这一平台形成了以常规待发现资源评价技术等四项专有技术为核心的全球油气资源评价技术体系,首次编制了全球13个主要地质时期原型盆地、岩相古地理和成藏要素三类基础工业图件,从时间和空间分布上动态揭示了全球构造沉积演化及对油气富集的控制作用。

被动裂谷盆地石油地质理论及勘探技术

以中西非裂谷系为对象,对被动裂谷盆地成因机理、分类、地质模式和油气成藏模式开展深入研究,形成了被动裂谷盆地石油地质理论,结合国际油气勘探的特点,集成了一套被动裂谷盆地勘探配套技术,提高了探井成功率,快速发现规模油田,降低了勘探风险。

前陆盆地斜坡带低幅度构造勘探配套技术

以南美前陆盆地斜坡带大型低幅度圈闭群为研究对象,针对圈闭规模小、幅度低、集中分布,常规方法识别难,评价不经济,海绿石砂岩油层具有“高密度、高伽马、低电阻”测井响应特征,提出“近源+远源”复合油气成藏模式,集成创新大型低幅度圈闭群综合评价技术,自主创新海绿石砂岩油层综合评价技术。

盐下复杂碳酸盐岩气田群高效开发技术

为攻克盐下复杂碳酸盐岩气田群高效开发技术难题,实现阿姆河右岸气田快速建产和稳定供气,研究形成了以气田群整体优化、缝洞型气藏安全快速钻井、酸性油气田地面防腐技术为主的盐下复杂碳酸盐岩气田群高效开发技术系列。

中东大型碳酸盐岩油藏整体优化部署技术

创新形成了薄层碳酸盐岩油藏整体水平注采井网模式和巨厚碳酸盐岩油藏大斜度水平井+直井注采井网模式,填补了伊拉克水平井和双分支井开发的技术空白;“快速上产+投资规模+增量效益”的多目标协同优化技术解决了大型油田上产节奏和投资效益之间的生产矛盾。

大型砂岩油藏水驱提高采收率技术

围绕解决高含水砂岩油田剩余油分布及挖潜技术难题,精细表征砂体构型特征,明确不同类型砂体水淹及剩余油分布影响因素,落实剩余油分布规律,改变过去以开发层系为调整对象的开发模式,将单砂层作为水驱优化调整的核心,创新提出针对单砂层剩余油富集区的井网加密结合井网转换、直井结合水平井、分层注水结合补孔、压裂为核心,以提高水驱波及系数为主要手段的高含水砂岩油藏剩余油挖潜技术。

海外超重油和高凝油油藏经济开发技术

海外超重油与高凝油油藏,与国内普通稠油和高凝油油藏相比,在油藏流体特征、开采机理、储量规模和作业背景等方面存在很大差异。历经十余年技术攻关和开发实践,丰富了超重油和高凝油油藏开发理论认识,形成了超重油油藏水平井泡沫油冷采开发技术等3项高效适用的海外超重油和高凝油开发技术系列及10项特色单项技术。

海外复杂油气藏安全高效钻井技术

针对海外油气上产的钻完井技术难题、海外油气作业特殊性及合同期限要求,中国石油研究集成了国内外先进成熟技术并开展针对性攻关,形成了适应目标区块复杂油气藏安全高效钻完井技术。主要包括伊朗南阿、北阿地区复杂储层安全钻完井、伊拉克优快钻完井、南约洛坦高压复杂气藏安全高效钻井、委内瑞拉胡宁4浅层三维大位移钻井及中东地区防漏治漏等11项技术。

创新感悟

解世界难题交完美答卷

伊拉克碳酸盐岩油藏开发项目组

伊拉克碳酸盐岩油田规模巨大,储层非均质性强,技术服务桶油报酬费低。这使得伊拉克巨型碳酸盐岩油藏注水开发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难题。项目组从基础资料研究入手,应对碳酸盐岩油藏注水的技术挑战,把握伊拉克服务合同报酬费低这一关键问题,集中开展技术攻关,节约了投资,提升了项目效益。

随着认识不断深入、资料与日俱增、方法逐渐完善、经验日益丰富,科研人员对碳酸盐岩油藏注水研究也不断获得突破。最终,涓涓细流的积累激发出技术创新的浪潮,项目组丰富和发展了强非均质碳酸盐岩油藏水驱油基础理论,形成了四个方面的特色技术,有力推动了伊拉克项目快速上产、投资规模、增量效益的完美结合。

因循不守旧攻克斜坡带

前陆盆地斜坡带低幅度构造勘探配套技术项目组

回顾技术攻关过程,我们深深体会到技术创新与发展是勘探获得成功的关键。针对特定的地质目标,必须通过技术创新才能擦亮勘探家的眼睛。在安第斯项目勘探工作几乎停滞的时期,项目组针对性的技术攻关并没有停下,并最终形成了适用于前陆盆地斜坡带热带雨林区低幅度构造的勘探配套技术。

理论技术的不断创新是打破勘探禁区、化不能为可能的核心。安第斯项目的勘探从几乎没有圈闭可打,到亿吨级储量规模发现,关键在于地质认识的不断提升。前期地质认识中的种种禁区先后被打破,从而打开了项目勘探新局面。这种地质认识的提升过程正是勘探家解放思想、求实求真的不懈追求。

权威点评

研发资源技术平台意义深远

“十二五”期间,我们在很多原本储量发现很有限的区块,凭借更为深刻的地质认识和先进技术,取得了不俗的勘探业绩,同时在海外勘探中很好地利用并发展了国内积累的地质和勘探认识及成果,结合海外实际进一步创新。这对海外油气业务可持续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另外一个重要成果就是通过开展全球油气资源评价,为集团公司海外项目决策提供重要的技术支撑。这项研究通过对全球所有含油气盆地及非常规油气盆地进行划分并分别评价,建立了全球油气资源的信息库,对我们优选盆地和油田勘探开发提供了科学指导。此外,还开展了全球重点大区的石油地质特征与油气分布规律研究、海外油气发展战略和资源快速评价研究。“十二五”期间,在这一核心技术支持下,集团公司在全球八个大区超前优选了50个以上有利合作区块,为成功中标海外19个新项目提供有效的技术支撑。

尽管我们已经对全球油气资源情况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但在当前低油价形势下,我们进行新项目开发除了看资源基础外,还要充分考虑经济效益对项目的影响,综合评价,科学决策。(中国工程院院士童晓光)

技术创新变“废”为宝

“十二五”期间,中国石油海外油气勘探技术取得了一系列丰硕成果,特别是针对反转裂谷和叠合型裂谷的石油地质理论和勘探配套技术的研究不断深入,使中西非裂谷系尼日尔和乍得探区风险勘探取得重大突破,发现了多个规模油气田,为中国石油在非洲地区新建了一个油气产区,远景年产规模可达1000万吨。

中国石油海外科研团队针对被动裂谷盆地地质特征和海外油气勘探特点,突破了传统裂谷盆地“源控论”和“定洼选带”思路及前人认为残留小凹陷贫油的认识,开展盆地全方位立体勘探,在尼日尔发现了多个亿吨级含油气区带,在乍得发现多个构造、岩性和基岩潜山规模油田;创新集成的低勘探程度多盆地、多凹陷快速评价主力凹陷技术和复杂断块精细刻画与复杂储层预测技术在海外风险勘探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凸显了中国油公司的技术实力。

这些地质理论认识和技术创新对中西非裂谷系进一步拓展勘探领域,以及在全球类似裂谷盆地超前战略选区发挥了强大的科技支撑作用。(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总地质师潘校华)